最近身边人都在玩一个养成类游戏,《旅かえる》。养一只青蛙,等着它出门,四处周游一番,给家里寄明信片,又这样等着它回来。

其实标题里已经藏好了一个精致的双关:「かえる」既可以解作「蛙」(青蛙),又可以解作「帰る」(回来)——这正是主要内容所在。[1]

周五的时候说走就走了一回,拎上包,坐着东铁线,从罗湖回了广州。今天回到高中母校宣讲,算是更加「毕业」了。

正值寒假,学校又在到处装修。这届高三似乎和我们当初一样,也要忍受一段时间的噪音啊。

焦急地等待,等待这恶声从耳边散去,等待木棉长出新叶,脱下蓝袍,温暖的季节来临。

我的蛙依然没有回来。


但这两个词的重音位置不同。 ↩︎